即時新聞
牛老爺夢斷兇殺案(之二)
發布時間:2019-10-29 14:07     來源:靖邊新聞信息網    瀏覽次數:    字號:[ ]

  任寶林

  沉沉半夜夢驚魂

  本來牛老爺與夫人約好晚上賞花燈,觀看陜北大秧歌、耍獅子、舞龍燈。但發生如此案件,牛老爺已無心上街,喚來母子兩人當堂再次問話。

  原來,婦人的丈夫李四去年冬閑,趕著三頭牛拉車去鹽池拉鹽,本應半月回家,但直到年底未歸。一家人心急如焚,不知是死是活,婦人也病體拖身,只是著急。曾派人找過李四,但沒有見到人和車。牛老爺問道:“那么你們的牛車和牛你們應該認識吧?”婦人答:“沒問題,而且我家拉鹽的毛口袋有兩條破了,還是我親自補得呢!”

  “你丈夫動身時穿什么衣服?”“山羊皮襖對襟藍上衣,黑褲子,黑布鞋。”

  問畢,牛老爺挑燈案邊沉思,看來此人可能是死了,怎么死的?是病死的?還是被人害死的?想著想著,瞇瞇糊糊,似睡非睡伏在案邊。已是半夜子時,冷風嗖嗖,夜幕沉沉,朦朧中只見走進一個滿是鮮血的男人,跪在牛老爺桌前:“大老爺,我是被雙狗剩害死的李四,他現在住在安塞縣王家梁南小山莊,我家牛車和口袋還在他家,我的尸體現在在縣城南的草山梁上,伸冤啊,大老爺!”牛老爺猛然驚醒,一身冷汗,原來是奇夢一場。怪異呀!怪異!怎么夢中的人竟然是婦人的丈夫,又言拉鹽遇害?牛老爺左思右想,鬼魂托夢只是古戲中有之,難道現實也存在?

  罷!罷!也許是想案子想的吧!是幻覺吧!不管是真是假,明天先去草山梁!

  翌日,朝霞映紅了半邊,天瓦藍瓦藍的,天空飄著朵朵白云。牛老爺只說去南山訪察,騎上毛驢,帶上農婦母子向草山梁走去。晌午,在草山梁的檸條林里果然發現李四的尸體!農婦確認丈夫后,母子痛苦不止。此時牛老爺無暇想自己是否在講迷信,只是察看現場,先讓人埋葬死者,他決定為此人昭雪,決定破此案件。

  飛馬越境抓元兇

  從怪異的農婦“告狀”,到牛老爺蹊蹺的“幻覺”,一樁血淋淋的兇殺案,呈現在牛老爺面前。牛慶譽,這位剛正的縣長,此時不得不考慮,怎樣破此案,首先必須派人先去安塞偵查為妥。

  牛老爺手下有位頗有武功,隨牛老爺從山東老家來的捕快名叫張紅喜,此人高大的個子,絡腮胡,深得牛老爺信任。此時,牛老爺吩咐紅喜如此這般一番,張差役只身提著大刀,身掛長槍,騎匹快馬向安塞奔去。

  五天后,紅喜風塵仆仆回來,稟告老爺確有此人。

  安塞縣山大溝深,交通不便,縣府坐落在杏子河畔的平坦洼上。這天,安塞縣衙來了一輛馬車、六名捕快的遠道客人,主角是牛老爺。安塞縣長王老爺熱情接待了鄰縣同仁,寒暄后,牛老爺介紹了案情,請王老爺予以配合抓捕兇犯。

  王家梁村的南小山莊坐落在安塞縣東南八里地的一個山坳里,莊里十幾戶人家,雙狗剩四十多歲,尖嘴猴腮,為人奸滑,常年在外拉鹽販炭,光景過得殷實。這幾天,悠閑自得,轉東家、去西家。這次殺了靖邊人,自己總以為天衣無縫,誰知幾百里路做案,哪知冤魂不散,老天有眼,天網恢恢,疏而不漏。這天晚上,星光依稀,萬籟俱寂。狗剩熟睡中被警察圍了院子,在狼狗“汪汪”叫聲中,狗剩翻身下炕,抄起殺豬刀,欲反抗,哪知被紅喜一個漂亮擒拿,束手就擒。火把下,牛老爺令下人搜出牛車和口袋。謝過王老爺,打馬回靖。

  清明節,天氣晴朗,春風拂面。鎮靖城內人山人海,人們奔走相告,牛老爺夢斷了兇殺案。惡人雙狗剩在李四婆姨的指證下,特別是毛口袋上的補丁,無話可說,交代了拉鹽路遇李四,一路相跟,后用镢頭打死李四,搶了50塊大洋、三頭牛、一車鹽的犯罪事實。

  法場上,雙狗剩在牛老爺一聲令下被點了天燈。(點天燈,古時刑法,給犯人翻穿上羊皮襖,頭發上羊毛上澆上麻油,五花大綁吊在三丈高桿上,在縣長一聲令下,點燃身上浸泡麻油,只見一團大火,直到燒死。)無頭無序,沒有一點蛛絲馬跡,三月之久的兇殺案,在怪異的農婦鬼告狀下,牛老爺破了案,當時人們無不稱奇。

  (作者系靖邊二小退休教師)

友情鏈接
篮球比分直播